少年魯夫的戰鬥之路:吳啟帆

個頭精瘦的吳啟帆,輕巧靈活地在船艙間跑跳來去,對著漁工指揮若定的臉龐上,仍見著一絲稚氣,很難想像他已是討海資歷三年的「捕蟹船船長」。

「我第一次坐船出海,就是搭爸爸開的觀光船,那時我還是小學生,一上船就開始暈船,一整天超難受,只想下船逃回家。」

從那次之後,他再也沒碰過任何跟船有關的事物,即使有個「從素人成功轉做捕蟹船長」的老爸吳兩成(吳兩成的漁人故事 https://wanlicrab.tw/index.php/crab-talks/captain-stories/captain-wu),但對他來說,「爸爸是漁夫的唯一好處,就是有很多野生海鮮可以吃!」

學業完成、出社會後,吳啟帆跟著朋友在都市找到技術工作,薪水也過得去,但他心中總不踏實;彷彿是漫畫「海賊王」裡的主人翁魯夫,心底沈睡著渴求挑戰、立志強大的戰鬥魂。幾經摸索,沒想到在為萬里蟹奔走忙碌的父親身上、看到了夢想,於是主動向爸爸請纓:「我想上捕蟹船試試看!」

第二回踏上船,吳啟帆廿七歲,而且直接從觀光船「跳級」作業漁船。第一天上船,果然暈得七暈八素,但吳兩成是嚴師也是嚴父,從頭到尾不准兒子躺平休息,逼他在駕駛艙站整天,全程觀摩船上作業。第二天,終於適應起伏,能吃能睡;第三天,吳啟帆有了力氣,蹲在甲板上跟漁工學綁蟹,「我覺得暈船是種意志考驗,撐下去,就撐過了。」這是他捕蟹生涯學會的第一課。

吳啟帆上船

接下來出海,吳依帆開始跟著漁工們做「海咖」,從綁蟹、收疊蟹籠、填裝餌料盒、到施放蟹籠,每一步驟都學好學滿;「看起來流程不複雜,但光是把捕撈上來的螃蟹一一綁上綠繩,就要摸索很久;剛開始做兩個禮拜,我被螃蟹夾到從手指到手臂、雙手滿滿都是傷口!但一定要學啊,想當船長,就什麼都要會!」

一入行就在老爸船上工作,根本是「越級打怪」,「不論在海上陸上,我爸隨時盯在旁邊,他不會口頭指揮,要我跟著從做中學,只是做不對就開罵,就連賴個幾分鐘床、偷瞄一下手機,都罵!」有回老爸要他代班開船,他設定好自動駕駛,望著海浪起伏、一陣睡意襲來,「度咕」不知多久,就被走進船艙的老爸罵到醒,「當下覺得委屈,瞇一下也還好嘛,但等我自己當了船長,才知道爸爸這麼care是對的,畢竟整艘船的人命安全,都掌握在船長手上啊!」

隨著功力與日俱增,嚴師老爸開罵次數變少,也放手讓他試著全程掌舵,從難度最高的進出港開始練習;等吳啟帆上手了,吳兩成添購了漁船,父子兩人各駛一艘,共同在富貴角外海、近海峽中線的「西北漁場」作業。「第一年開始跟著爸爸捕蟹,大概是菜鳥都有好運,哇,撈上來的螃蟹多到綁不完!」加上萬里蟹品牌行銷衝上高峰,萬里蟹的價格看俏,看著一籠籠滿載的螃蟹,吳啟帆心中充滿歡喜;即使因討海減少了逛街玩樂、與朋友聚會的時間,他都覺得一點犧牲是值得的,「而且說實話,大家知道你會捕蟹開船,都覺得蠻屌的。」

吳啟帆駕駛

吳啟帆航海

新手船長春風得意,載著漁獲準備駛進富基漁港,自以為身手熟練,船尾推進器卻不偏不倚打中消波塊,漁船瞬間失去動力,「我爸的船已先進港了,我死命發動引擎,急到冒冷汗,最後勉強起動,半推半滑停進港裡,船槳葉及軸心都毀了,那次哦,我真的被爸爸罵到狗血淋頭……但我知道他不是心疼修理錢,而是在海上,一點都不能大意,自信過了頭,反而最危險。」

也有一回,因值螃蟹大出,即使颱風警報發佈,他跟爸爸仍搶著收籠,返港途中已遭遇既高又猛的長浪,「我們很小心地開,可是忽然一個浪打過來,漁船幾乎九十度躺平!冰箱都翻過去了,人也四處倒,老爸下令趕快駛離這區,多開一個半小時往別的漁港去。再多的蟹,都比不上安全重要!」

三年歷練,吳啟帆從暈船菜鳥,變身獨當一面的船長。經歷了「籠子下去什麼都沒有」的夏天淡季,他知道產期一定要拚,漁船靠港補給完畢,衣服來不及換就又出航去;體驗過船機故障,他有機會就跟著達人學修理;被老爸碎念過上萬次,他現在看到年輕漁工操作漁具不小心,「我也是會開罵啦,但都是為了他們的安全著想啊。」

「我是幸運的,討海生活中有爸爸在,無論遇到天大難題,也總是安心。」他坐在接手爸爸的漁船裡,按一杯旁邊自己裝設的膠囊式咖啡機,啜著咖啡、望向船舵上方他最愛的漫畫「海賊王」貼紙,「我接下來的目標是學會修船上所有的機械!啊,這好像有點太難,」吳啟帆臉上咧出神似魯夫、天真陽光的笑容,「還是先努力討海賺錢,買一間自己夢想的房吧。」


撰文:劉蓓蓓 / 攝影:許家華


 

 

 

最後修改於 週日, 02 十二月 2018 21: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