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海岸ㄟ拚命三郎:許財添

海港人家有句俗諺:『一時風,駛一時船』,字面意思是船長得依當下的風向浪勢水流,來判斷如何開船;更深的含義是,面對無法預期的挑戰,討海人只有正面對決、拚搏找出路的宿命。

在當螃蟹船長之前,許財添是新北市石門地區的砂石廠小開。從小在父親許八郎經營的砂石廠內玩耍,他腦筋聰穎反應快,八歲就摸熟挖土機的操作,九歲偷開大卡車上路,小學畢業就跟著工人們去見世面、開洋葷,生活富足快活。沒想到成年後,砂石廠投資失敗,家道中落、還欠了上億元債務。工廠倒閉、大哥跑路,他與父親手上只剩兩艘賣不掉的漁船,「我們是漁村長大,當年好野時,阿爸因為愛釣魚買了漁船當休閒,萬萬沒想到,這成為我們家僅存的謀生工具。」

與蟹籠合照 北海岸ㄟ拚命三郎:許財添

「關於討海這件事,只有兩種人會來做,一種因為興趣,另一種是環境所逼。」許財添講得雲淡風輕,但當時三十好幾的他,家有老小、背著巨債,聘請人來開船捕魚,「賺ㄟ不夠開,頭殼抱咧燒」,於是漁村長輩建議,跟著大家轉型來捕螃蟹,利潤比較穩定,「環境所逼」的他,也從此變「船長」,一駛就是十年多。

雖是海港長大,他沒捕過一天魚,於是上了長輩的捕蟹船實習。「第一天出海,暈到天旋地轉,吐了八回,腿都疲軟;但我沒可能躺在床艙上哀,照樣依師傅指示,學做海咖(漁工),飯照吃、工照做,第二天,不暈了,我還陪漁工喝酒,再有事都過去了。」經過僅僅三趟船的實習,師傅叫他回家去,開自己的船捕蟹。他召集八位漁工,開著船從富基漁港出航,一出港就遇到有名的「新北百慕達三角洲」:富貴角外海,海流湍急強大、陣陣朝他而來;頭一回望見前方直撲而來的凶狠巨浪,「我船舵是握牢牢,但兩腳挫到搖」;但浪愈大、船愈要迎浪前行,才不會被浪打翻,許財添牙一咬,加速破浪順勢衝,船頭過了、人生的難關,也過了。

身為新生代捕蟹船長,許財添善用科技資訊來輔助航行,也常不恥下問,向前輩們討教、搜集情資來找尋蟹源。而樂天開朗又重情義的性格,更讓他成為捕蟹漁夫們公認的「公關主任」,從化解歧異到拚搏感情,都有他活躍的身影;事必躬親的他,則成為外籍漁工們崇敬的「老大」,船上常洋溢歡笑,他暱稱為「猴囝仔」的這群年輕漁工,也成為他最堅強、最有效率的討海團隊。

與漁工合照 北海岸ㄟ拚命三郎:許財添

捕蟹雖然全年可行,但蟹量總是有起有落,為了賺更多錢,許財添花錢增添延繩釣與圍網設備,學習更多漁法、掌控漁汛期,所以當其它船長收籠回港休息,只要海象允許,他與漁工們照樣上船出港,轉開「外掛」改捕烏魚及黑喉,「討海人,有本事想要什麼,就向海伯仔討」,「只要好天就是捕漁天」,十年下來他沒出過一次國,大年初一照樣上工,唯一休過一次半個月長假、只因海象不佳,北海岸最勤勞的捕漁人,非他莫屬。

不僅他討海拚命,連牽手慧琪,也長年在富基漁市站台賣萬里蟹,父親許八郎則協助整備漁具、手工補綴蟹籠,憑著一個「勤」字,一家齊力齊心,終於把債還清。「海冬(捕漁季節)再好,也有人做到倒;海冬再歹,也有人做到好」許財添笑眼中閃著光,一邊忙著收拾補給,一邊輕快跳上船,準備再一次出航!

以許八郎及許財添一家為縮影,記錄萬里捕蟹產業甘苦辛酸故事的紀錄片,歡迎收看: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WFkUSLToKg4&feature=youtu.be (開新視窗)

北海岸ㄟ拚命三郎:許財添與萬里蟹合照 北海岸ㄟ拚命三郎:許財添


撰文:劉蓓蓓 / 攝影:許家華


 

 

 

最後修改於 週日, 02 十二月 2018 15:54